全国服务热线:400-056-0038

新闻动态 NEWS



当前位置

时隔两年再融资迎松绑窗口 活水资金为破题命门
来源: | 作者:21世纪经济报道 | 发布时间: 2019-04-04 | 79 次浏览 | 分享到:
业内人士认为,再融资市场的重振核心,事实上是价格以及锁定期,这关乎机构投资者能否顺利买进和退出。

再融资政策年内有望迎来解绑。

从券商人士处获悉,监管层召集券商研究与讨论现有再融资政策,考虑放宽部分限制,其中涉及恢复锁价发行、减持退出、批文期限等。

自两年前再融资收紧以来,定增市场出现大幅萎缩,2018年募资规模下滑逾40%。业内人士认为,若讨论内容能顺利落地,这对于解决上市公司融资难题,有重大意义。

在业内人士看来,要想重振再融资市场,“如何解决机构投资者顺利买进与退出”为关键问题。只有资金活水流动,再融资市场才能焕发生机。

定增渠道回暖在

再融资政策风向有可能迎来转变。

围绕再融资政策松绑,监管层召集券商征求意见。

上海一家券商投行人士2日告诉记者,监管层计划对再融资政策进行调整,具体可能包括创业板取消连续两年盈利、放松前次募集资金进度和效益基本达标的要求;非公开发行对象增加;扩大募集资金规模、募投项目批文、土地等放款条件;放宽补流要求等。

从现阶段讨论结果来看,定增批文有效期可能会由6个月放宽到12个月;发行股本规模由现在的不超过本次发行前总股本的20%可能提升到50%。创业板定增方面,连续两年盈利要求可能缩短至一年,删除前次募资使用良好的限制条件;但资产负债率45%的限制可能不会调整。

另获得消息了解到,有基金公司被证监会召集做再融资专题汇报,该人士也预计再融资年内有可能放松。

对于监管有意解绑再融资限制,包括上市公司、券商投行在内的业内人士普遍表示翘首以待。

当前再融资政策已经对上市公司发展构成了严重影响,对支持上市公司发展不利,与扩大直接融资政策导向不符,必须要改。

深圳一家券商投行人士同日接受采访时亦谈到,希望能尽早推出新政。“去年有些上市公司等定增批文等了一年;有些创业板公司达不到两年盈利要求,没有办法申请融资,资金链非常紧张。我们希望监管层能尽快解决上市公司融资问题。”

也有券商已经行动起来,前述上海券商人士表示,公司内部已经提醒业务部门,在拓展项目过程中提前知晓监管可能会放宽限制的情况,积极储备项目。

回顾近年来再融资政策的变化,定增规模由此从万亿跌至千亿水平。2017年证监会对再融资政策修订,旨在抑制过度融资、募集资金脱实向虚等现象。随后定增市场迅速萎缩。2017年定增规模1.27万亿,同比减少24.73%;2018年该规模继续大幅下滑,跌至7523.53亿元,同比下跌逾40%。

随着后来在2018年股票市场以及金融监管环境发生变化,部分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频现危机,有实际控制人资金断裂,随后多地纾困大潮出现。

除了上述监管层讨论内容以外,对于再融资放宽建议,前述深圳券商投行人士表示两点想法,第一恢复锁价发行能否扩大品种,希望一年期也能被包括在内,因为一年期占大多数。第二废除创业板资产负债45%限制,能对中小民企有更多的包容空间。

要降低融资冲动,根子上是降低融资难度,便利融资了,一次搞个够的冲动就下降了,所以要力推闪电配售和储架发行。

活水资金为破题命门

业内人士认为,再融资市场的重振核心,事实上是价格以及锁定期,这关乎机构投资者能否顺利买进和退出。

上海一名私募基金人表示,在上述监管层讨论内容中,从机构投资者角度来看,最为关心恢复锁价发行和减持。即三年期锁价定增,允许董事会前锁定发行价格;投资者锁定期满后,可能会删除原减持新规要求12个月内减持不超过50%,放宽减持规定。

北京一家公募基金专注定增投资的基金经理同日表示,从投资端来看,减持约束的放松很重要。

据了解,在2017年5月,证监会及交易所发布“减持新规”,其中就对定增减持进行约束,要求定增投资者解禁后首年集中竞价减持不得超过定增股份的50%,这意味着延长定增投资时间周期。

“机构投资者投资周期一被拉长,就要承受更多的市场风险,就在去年A股市场大幅下行,定增投资普遍浮亏。另外,再加上市价发行,机构投资者没有安全垫。所以对于发项目角度来说,定增发行非常困难,没有投资者愿意参与。”前述深圳券商投行人士谈到。

根据已经发行的定增项目市场表现进行统计,截至4月1日,即使在今年一季度A股回暖的背景下,仍有42%出现价格倒挂情况。

该名深圳券商投行人士表示深有感触,“定增非常不好发,有的大股东向机构投资者进行兜底承诺。但去年市场下行太快,大股东自掏腰包兜底,非常不容易。”

改革的核心是价格和锁定期,价格应该由市场形成,限制底价更多情况是大股东被迫兜底,不让投资者顺利卖出买进也就更慎重。

此外,监管层在内部讨论中还谈到,创业板与主板定增投资者人数可能会增加,由10名或5名放宽到35人。“投资人数变化可能引来更多资金参与定增市场。”